运动神经元病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那些年,左拉爱过的男神 [复制链接]

1#
文案策划招聘求职QQ群 http://www.cgia.cn/news/chuangyi/1592214.html

时间好快,一转眼又两周过去了。

上次是从左拉、塞尚、马奈之间的爱恨情仇说开去的。其实,左拉、塞尚本来两小无猜,可惜左拉更爱马奈的画,却看不上塞尚的,结果青梅竹马的情谊就崩了。

我就琢磨,为什么塞尚、马奈都是同时代的画家,家庭背景都差不多(都是富二代),左拉认识塞尚还久,怎么好端端一个木石前缘就输给了金玉良缘。

后来我略开了下脑洞,得出一大胆猜想——左拉更爱头条男!

别误会哈亲,放下您的板砖先。。。(小板凳坐好,瓜子也可以嗑起来了),容我慢慢道来。

如果您超小概率地正巧是左拉粉(我觉得真的没这可能哈),那请注意,我上面一点也没有贬义的意思。

其实左拉是个相当有正义感的愤青、及后来的愤中老年(也就是现在的公知),他写过的最出名的文章就是年(这时他已经58岁了)发表在报纸上的给法国总统的公开信《我控诉!》,目的是为了当时震惊全国的一个大案——德雷福斯间谍案。

德雷福斯是个爱国的、但贼tm倒霉的犹太裔军官。年军队里发现出了内鬼,结果因为他是犹太人,所以军事法庭草率调查审判后就认定他是间谍(其实有明显的漏洞指向另一个很可疑的纯法国裔军官)。

当时全国一边倒的反犹情绪,没有人站在犹太军官这边。结果德雷福斯被判无期徒刑。他的家属奔走相告无人相助。结果求到左拉这里,年左拉奋起写了这封质疑军事法庭的致总统公开信,为德雷福斯辩护。

果然旧军事法庭跳出来告左拉,但是还是促成了年的重申。新军事法庭虽然仍然判犹太军官有罪,但‘可以通融’。同年九月,法国总统特赦德雷福斯。7年后(年)经过不断地申诉和重新调查,德雷福斯才终于平反昭雪、恢复军职。

众亲,要知道,这是当时震惊整个欧洲(甚至世界)的大案,意义非凡,这件事的意义可以写一篇字的高考大作文。如果没有左拉顶风作浪,这个冤案犹太军官是坐定了的。

写到这里我好生敬佩左拉啊!

额,但是我为什么要说这件事呢???

对了,我想说的是,左拉是个有正义感的,总是站在少数人这边的,和主流媒体对抗的文人。就是“主流批斗谁我挺谁”那种。所以s年代的时候,当马奈因公开展出两幅‘生活作风’相当有问题的画,遭到各种当时的‘键盘侠’抨击的时候,同样血气方刚的左拉挺身而出为他辩护,也是相当自然的。

岔开一句,马奈的生活作风嘛...别的不说了,马奈是花柳病(梅毒)死的。所以三十多岁时在参展作品里画两个直勾勾看着你的,仪态万方地裸着,毫无任何害羞的表情的非良家妇女,也是相当符合他的作风的哈。

而相较于马奈,塞尚就比较没什么话题了,虽然当时画的画也不怎么受主流喜欢,但是那样连续上头条的情况是没有过的。而且后来塞尚闭关修行,跑到南部以画他的圣-维克多山为日常,远离巴黎这个是非地。

所以作为一个以写文艺批评文章为主营业务的笔杆子来说,谁更能吸引到左拉的注意力是可想而知的了。

当然左拉不是无原则的支持,因为前面讲过,基本主流学院派的作画主题都是宗教故事、神话人物、宏大的历史题材,或者上流社会的肖像等等各种高大唯美的主题,画了几个世纪,已经没有新意了。所以左拉维护的是马奈自由选择及表达自己主题的权利——为什么就不能画妓女呢,为什么妓女和绅士就不能同台出镜呢,为什么妓女就不能摆女神的姿势呢?

除了马奈,左拉还大力支持过另一位经常在画坛上头条,被主流舆论拍砖的画家。

先上几幅画:

众亲,我们看名画也看过一些了,看这几幅画,看出点啥没?

首先,再次强调下,我们不是专业人士,真让我们去评价技巧,画风啥的,咱肯定是还没到那个专业高度的,但是这三幅画,我们至少是可以看出来他画的内容是啥的,对不对?

第一幅,两个女人打招呼,一个没穿衣服,一个穿衣服。从穿衣服的女人打扮,我们能看出她所属的阶层吗?很明显,农民。或者至少不是上流社会妇女吧。

第二幅,三个男的打招呼,从这三个男的着装看起来,也不是上流社会的男人吧。

第三幅,这女的在干嘛?筛谷子。所以也是劳动人民吧。

所以综上所述,我们能得出什么结论来呢?

现!实!主!义!

而大家可能觉得意外的是,现实主义在当时的法国艺术界是新兴事物,是要挨板砖的哦。

为毛?

跟我们的成长环境不同。我们从小是在现实主义环境里长大的。长大以后终于不需要再被动接受教育了,才知道,哦,原来除了现实主义,还有tm诗和远方啊。所以我们自然而然的认为,画作里描写现实主义的场景是无比的正常。描画脸上千般沟壑的乡民才是真正的艺术,才是主流的艺术,人民的艺术家。

但素!西方的油画是从诗和远方开始的,是从阳春白雪开始的,你描绘下里巴人的内容,才!是!非!主!流!

什么是诗和远方,阳春白雪?是奥林匹斯山的一众男神女神、圣经故事里的各种天使圣人、贵族家庭的美女帅哥、伟大经典的历史战役。

除非你艺术家没事儿自个儿画着玩,那你爱画啥画啥。但是以前艺术家要谋生,基本都得靠私人订购。也就是说,向你预订画的人是boss,那有钱人买你的农民画干什么?是不是这个理儿?

所以现实主义在当时(十九世纪早期)是个很新鲜的事物。当时还很崇尚新古典主义,就是像文艺复兴一样,再来一次复古,对古希腊古罗马艺术进行下致敬。所以当上面这类主题的画出现时,主流评论的反应是:这画里的女人好粗俗啊!这大屁股好丑啊!

我们现在来对比下主流画派的屁股和背影。

Ingre,安格尔,当时非常权威的新古典主义流派末期的一位大师,也是巴黎沙龙画展的评委之一。

图二图三都在卢浮宫哦,看到赶紧掐一张。

来,回放下‘丑陋的屁股’

一对比就很明显了,美丽的背影和屁股可以丰乳肥臀,但是皮肤要光洁细腻,你画个米氏轮胎给我们大众,不是亵渎我们的眼球吗?

再来三张美丽的正面:

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典故,就知道这画的是女神。那身材一个个都是维密天使的身材啊。

上面安格尔的图二叫《清泉》,下面这个也叫《清泉》

而这幅画,如果不告诉你,你很难想到这是画家为了致敬新古典主义大师Ingre安格尔,在其死后第二年画的吧。这个背影,你很难想象跟上面图二是同一个人(维纳斯)为原型吧。下面这幅,腰部以下,真的被好多人拍砖哦。

而这些画的作者,也就是我们今天话题的主人公,就是古斯塔夫-库尔贝——现实主义画派之父!(哎呀妈,这个开场白好长。进度条都过半了,主人公才刚出场。)

亲,数的过来吗?咱们都说了几个之父了?

塞尚--现代艺术之父

马奈--印象派之父(虽然尚有争议)

加上这位库尔贝的现实主义之父!

好了,考题来了,为森末库尔贝被称为现实主义之父呢?

画画内容是普通人生活的,又不是库尔贝是第一人。我们前面说到的卡拉瓦乔(16-17世纪的,就是用妓女原型画圣母升天的被退货的那位古惑仔)也画过好多普通人(吉普赛人行骗什么的)的场景,为什么卡拉瓦乔不是个‘之父’呢?

事情是这样的,‘现实主义’这个专有名词在库尔贝之前,都很少在法语里被使用。是库尔贝在年用这个词来归纳他的画作,由此人们就用“现实主义”来归类后来描画普通人现实生活场景的,不刻意美化及理想化人物形象的(就是不用美颜相机哦),准确反映现实的画作题材。

------

所以准确的讲,马奈是被归类到现实主义画派里的,这是按照画作题材分的。而印象派这个分类更多讲得是画法的技巧,是把颜色点到画布上去的(包括前面说的wetonwet画法),造成近视眼效果的。也就是说,尽管莫奈等人也画过现实主义题材的画,但是他们因为这个共同的画法技巧,被归类到印象派里了。

------

So,我们的这位库尔贝先生又是一位话题英雄,所以也是左拉经常写文章或支持或批评的对象。

曾经有人请库尔贝画天使题材的话,库先生说:我又没见过天使,怎么画!

所以库尔贝超级叛逆,专画普通人的生活。再来几张:

这幅画据说是库尔贝一次在途中看到采石工工作,心生敬佩之情,然后专门请了两个工人做模特,在画室里画的。

当然,库尔贝也画过别的画,风景画,打猎的画,甚至画过符合主流媒体审美主题的(这个被左拉批过,说他媚俗),但是总的来讲,库尔贝的画是贴近底层人民群众生活的,是人民的艺术家。

我们看下库先生的简历,就明白了:

库先生s在巴黎公社成立后,就加入了公社,被选为艺术家协会主席。还被指控参与推倒了纪念拿破仑军功的旺多姆柱。

众亲,这个旺多姆柱就在离歌剧院,卢浮宫不远的巴黎市中心的旺多姆广场上,现在广场一圈是各种买不起的大牌店,广场上的Ritz酒店被用来拍摄过赫本的某部经典电影(是《你好忧愁》还是什么,忘了)。

而在巴黎公社革命期间,这个象征拿破仑帝国主义的柱子被推倒了。库尔贝因此被判入狱,还要赔钱!(这个据说他是冤枉的,不是他推的。。。)出狱后为了躲债(30万法郎)逃到瑞士。最后死于饮酒过量肝硬化。

在法国艺术史上,还很少有哪位画家像库尔贝那样靠上头条挨板砖而火了起来,库尔贝在当时真是费了众键盘侠不少的笔墨。

而库尔贝最最最最惊悚的一件事,还是画了整个画坛有史以来最最最最大胆的一幅画,导致这幅画多年被隐藏,被禁,被布遮起来。直到年,奥赛博物馆才公开展出这幅画。

众亲,你可以忘掉我前面所有码的字(我只是说说的哈,虚拟语气学过的哦),但是一定要记住下面飘过的六个大字:

《世界的起源》

来,上主菜!

(旁边有小孩的请回避下,如果你就是小孩。。。额,赶紧关了手机做作业啦!)

一开始我一直犹豫如何贴这幅画,因为如果不打马赛克,怕我这个小小的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